• 国际气候专家谈美国政府退出《巴黎协定》“特朗普,谢谢你”

2017-06-27 17:24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记者陈欢欢,2017年6月13日)

“感谢特朗普,因为他退出的决定唤起了大众对气候变化问题的重视。”前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秘书长Christiana Figueres如是说。

6月1日,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引得国际社会一片哗然。有人认为,美国退出之后,中国将成为全球气候变化方面的领袖。

“对此我不同意。”Figueres直言,“中国不是从美国退出之后才起领导作用的,而是一直在起领导作用,这不是由美国在不在决定的,而是中国自身发展的需求。”

当谈到中国时,Figueres的发言迎来全场掌声。

6月7日,在北京出席第八届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的官方边会“2℃联盟:清洁能源论坛”时,多位能源专家、政策制定者、地方政府代表和企业负责人一致认为:应对气候变化是大势所趋、不可逆转。
 

与特朗普背道而驰

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引起“公愤”——包括纽约、洛杉矶、芝加哥在内的美国10个州的83个城市联合宣布不理特朗普,继续履行减排承诺。

“感谢他,我们知道了该采取什么行动。”Figueres说,从法律上讲,美国目前仍然是UNFCCC成员国,直到2020年11月6号才退出,还存在不确定因素,但美国在政治上的退出并不能改变“每个国家都有历史责任、同时打造共同未来这一真理,这不是意识形态、政治或者信仰,而是物理上的真理,是无法改变的”。

气候组织首席执行官Helen Clarkson表示,美国政府的决定并不意味着《巴黎协定》的终结,恰恰相反,美国各州、各城市和企业都在不断采取行动支持该协定落地。

中国清华大学低碳经济研究院院长何建坤指出,《巴黎协定》下促进全球能源变革和促进经济发展低碳转型的趋势已经开始,不可逆转。

“特朗普的行为反而让我们可以明确地和他背道而驰。”加利福尼亚州州长Edmund Brown表示,“特朗普这种对抗和不承认气侯变化的假说是一个非常巨大的错误。我们要正视面临的挑战,人类必须从石油、煤、天然气这个彻底碳化的消费模式中转换过来。”

美国能源部部长里克·佩里也出席了此次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他们不是不喜欢清洁能源吗?但还是来了。”Brown认为,这是美国将继续支持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有力信号。

“我认为还有希望,现在就像在攀登珠穆朗玛峰,要有愚公移山的精神。”Brown说。
 

中国更理解气候变化

在6月7日大会开幕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来贺电指出,发展清洁能源,是改善能源结构、保障能源安全、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任务。

对此,欧盟委员会副主席Maros Sefcovic表示:“从习主席的贺信中我认识到,中国想要清洁的空气、青山绿水、不受污染的土地,这些都是以人为本的措施,很高兴中国正在不断落实这些工作。”他希望欧洲的碳交易系统可以对中国有借鉴作用,因为中国未来将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碳交易市场。

Figueres则明确指出,中国的历史责任没有美国那么大,但中国从“十二五”开始就列出了雄心勃勃的减排计划,使得中国成为全球气候变化的领导者。

“中国人想要蓝天白云,而不是灰蒙蒙的天,正因为中国理解应对气候变化是符合国家利益的,因此他们是自主参与的,在未来也愿意长期发展低碳经济,而非为了承担历史责任。”Figueres说。

何建坤指出,要实现全球增温2℃以内的目标同时保障经济持续发展,全球单位GDP二氧化碳强度每年下降的幅度应该超过4%。可是从2005年至今,全球的下降率只有约1%,发达国家2%,只有中国达到了4%。

何建坤认为,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新常态,最近3年能源消费的增长率从6%左右下降到1.5%左右,而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增长率超过10%,满足了新增能源需求,因此二氧化碳排放已经基本持平。

同时,中国颁布了更加严格的能源总量控制目标和非化石能源占比目标:2030年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60亿吨标准煤,非化石能源发电占比达到50%。此外,全国统一的碳排放交易市场即将启动,纳入企业的总排放量预计超过全国总排放量的一半。何建坤认为,中国将能确保国家自主贡献目标的实现。
 

地方政府责任更大

美国加州能源委员会主席Robert Weisenmiller在论坛期间“怒怼”Brown:“别说那么多没用的,加州要实现建筑能效提升3%,在你的领导下能不能实现?”

79岁的Brown回应称:“1975年我当选州长后,首先就约见了加州能源委员会的人,当时想制定建筑能耗标准,结果用了9年时间才实现。即使在发达的加州都不容易,有很多利益集团存在,障碍很多,但我们会全力以赴。”

作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加州的减排态度一直较为坚决,但Brown表示,加州在全球碳排放中仅占1%。2015年他发起了2℃联盟,目前覆盖35个国家的175个政府,致力于鼓励地方政府在温室气体减排方面发挥作用,防止地球气温升高致命的2℃。此次来中国,他已经拜访了多地地方政府。

“东方不亮西方亮。”Brown表示,虽然美国联邦政府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但美国的各州都在发挥正面作用。

Sefcovic亦表示,《巴黎协定》最成功的一点是使市长、省长、州长直接参与进来,从而能够直接采取行动、产生效果。他强调:“应对气候变化是不可协商的,我们已经做出了很多的承诺,现在最好能转化为立法。”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所长戴彦德则强调,为了实现2℃目标,地方政府必须作出超越中央政府的承诺。

他指出,按照目前各国承诺的指标计算,温室气体排放量还在继续上升。况且,全球经济发展不均,新兴经济体还要发展,全球能源消费尚未达峰。同时,全球能源消费中85%以上仍是传统的化石能源。戴彦德建议,除了经济结构转型,地方政府应该在提高能效和发展可再生能源上做文章。

实际上,我国20余个城市成立了“达峰联盟”,提出在全国2030年达峰之前,在2020年提前达峰。

对此,戴彦德表示:“应对气候变化对我们来说是经济增长的新动力,是稳增长、保就业的一条新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