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联盟全球大使Christiana Figueres:政府和企业需合作推进气候目标

2017-06-19 16:51

|从十二五规划开始中国就已经列出了非常有志向的计划,比如说建筑、可再生能源、绿色发展。中国的领导作用不是因为美国在不在而决定的,而是因为中国理解气侯变化
 




















2020计划召集人、前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执行秘书长Christiana Figueres参加了由气候组织主办的CEM官方边会“2℃联盟:清洁能源论坛”,并在会上宣布担任2℃联盟的全球大使。以下整理自Christiana Figueres在论坛上的主旨发言。
 
2℃联盟加深政府和企业在低碳领域的合作
 
2℃联盟是一个非常好的倡议,感谢气候组织和州长邀请我作为联盟的全球大使。2℃联盟也与我们开展的一些项目是非常吻合的,值此机会,我将做一个开场演讲。
 
首先,我想“感谢”川普总统,感谢他把很多关于《巴黎协定》的新闻都撤回来了;也“感谢”他上周做了这个宣布,在他宣布之后,美国不得不撤出《巴黎协定》。然而,我们其他各方都非常的支持《巴黎协定》,非常支持签订这个应对气侯变的协议达成。我们只有加入到《巴黎协定》才能够达到气侯变化相关方面的目标。所以我想感谢川普总统,因为他的这个撤出行为唤起了我们对于气侯行动的重视。所以我们现在才知道,我们在这其中需要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其次,我想简要做出几点评论,也就是关于城市、国家、地区、省份在2℃联盟MOU的框架之下要做出什么样的行动。我们在两年之前发起了2℃联盟这样一个倡议,Brown州长向我阐释了这一备忘录。事实上,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理念,因为我们有两种不同的衡量方式,即以2℃的这个衡量方式或者是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的衡量方式去衡量气侯变化情况。因此,我们可以因地制宜的采取不同的衡量方式。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方式,我们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衡量我们最终的目标——实现清洁空气和低碳经济。我认为,2℃联盟是一个非常好的联盟,能够提出一些非常好的解决方案。从中各缔约方能够获得经济发展的稳定性,而且我们也可以让很多不同的利益相关方参与进来,从而获得政策上的稳定性。目前必要的是,我们一定要有政策上的稳定性,以便让投资者、私营部门预测到我们会做出什么样的规划。
 
当然,(各地方政府推进气候行动的)速度也非常关键。因为现在不同国家的地方政府在快速推进方面面临着一些问题。我们现在的形势非常复杂,有的利益相关方(加入)可以加快推进工作。因此,我们需要抓住这个重要机遇。
 
另一点是规模。我们知道加州做出了到2050年实现100%可再生能源应用的承诺;这也是我们想要去实现的一个目标,一个伟大的目标。目前,匹兹堡现在也已经做出了这样的承诺,就是100%运用可再生能源。有人问为什么?这里我还是想“感谢”川普总统,因为以上的三个原因,即稳定性、速度和规模。
 
我认为,所有的这些利益相关方都应该相互合作,加入2℃联盟做出相关承诺,共同推进我们的(气候)目标。政府和企业必须合作才能让气候目标得以实现
 
 
中国始终坚定气候领导力 不因美国立场而改变
 
面对财新记者对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提问,Christiana Figueres称:“美国联邦政府怎么做我们无法预料。未来,比如说19年的11月5号怎么做我们也不知道;那一天美国可能利用法律说它们要离开这个协议。那么到2020年11月6号我们会进行决策,而那个时候他们也会有新总统的选举。”
 
“所以说,这里有很多的不确定因素。从法律上讲,美国政府现在仍然是UNFCCC的缔约国,他们到2020年11月6号才会真正退出。在政治层面,他们声明要退出协定,虽说他会找到我们的谈判人员来进行谈判,但他们不谈判直接退出也是他们的一个决策选项,因此我们也无法预料。”
 
“即便如此,这并不能够改变一个事实: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一直是主要的焦点,这是我们的黄金原则,黄金法则,它支撑着《巴黎协定》,而且这一点绝对不会变。
 
“事实上,美国决定退出(巴黎协定)并不能改变人类的历史责任,这是真理,不是意识形态、不是政治、不是信仰,这是物理概念,这个真理是任何人改变不了的。《巴黎协定》对此讲的非常清晰,我们在这里再次重申每个国家都有历史责任,我们承担着历史责任,同时我们也有共同的责任去打造共同的未来。所以平衡过去和未来是我们整个法律协定的基石之一,这个是无法改变的。”
 
谈到中国在气候变化中的领导力,Christiana Figueres表示:“有人认为,不管《巴黎协定》有没有美国的参与,中国的责任始终没有美国责任那么大,中国没有历史责任,并不能因为美国退出,中国要成为引领者,我对此不同意。我认为,中国并不是从上周三开始在起领导作用,从十二五规划开始中国就已经列出了非常有志向的计划,比如说建筑、可再生能源、绿色发展。中国的领导作用不是因为美国在不在(协定内)而决定的,而是因为中国理解气侯变化。这符合中国利益,与美国无关,中国的参与是自主自发的。中国想要蓝天白云,而不是要灰蒙蒙的天,在未来他们愿意保持这样的竞争优势。发展低碳经济、低碳服务这是中国愿意长期发展的行业,基于多种原因,中国愿意这样做。
 
“所以说不要出现概念混淆,中国认为低碳经济发展对未来有益而不是基于中国有历史责任。”

文|王婧 实习生史迎文 衡洁